神肆-伪流氓兔

★大家都是超可爱的天使!★


『我见证了一切,但我没有资格取而代之。』

线条、轮廓、剪影、内在的灵魂、寓意。
生、老、病、死、爱和别离、求同不得。
有关恋爱、爱恋中所有人与物之间的联系。
细细体味那种微妙。
绝赞。
.
.
.
.
磕爆我所有喜欢的人、物、角色、cp以及写cp的太太!

『他33岁,他18岁』上

来自木木太太的“他33岁,他18岁”梗,已授权




  0.1

  他站在树荫下,站在安迷修心中最圣洁的地方。散漫地抽着烟。

  暖风轻缓,拂面而来,带动起他的发。树叶迎风飒摇,阳光透过叶间在他的脸上投下浮动着的光与影。

  ——他就像是来拯救安迷修的神明。


02.

  雷老爷子病危,一时间豪门大户的雷家风云暗涌。而雷家三子,雷狮,在此时专制成为教师,暗示在争夺雷家大权的角逐中退出。


03.

  才能卓越。雷狮直接成为重点高中“凹凸高校”重点班的任课老师。

  学生各有特点:张扬恣肆的、沉着冷静的、活泼好动的、机灵巧诈的、害羞腼腆的......

  最另雷狮感到有趣的是年纪第四,安迷修。少年的发支棱,衣服洁净熨帖,衣扣扣到最顶。自我介绍时台词老套,唯一一点新颖的是中二的骑士宣言。什么对所爱至死不渝?明骚书呆子。

  介绍完毕,少年在一片或隐或现的嗤笑声中抬起头,对上了雷狮看来的视线。

  狮子敏锐地寻到了它的猎物——一头麋鹿。它站在茂盛的灌木丛后,被浓郁的绿多多少少的遮掩着,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有一双澄澈的眼睛。

   似曾相识,雷狮一怔。

  少年对雷狮点头致意。带着礼貌而友好的微笑坐回原位。看起来又似乎只是个天真到傻逼的小子。


04.

  “渣渣,你的自我介绍呢?”金发的年级第一挑衅道。

  雷狮挑眉,没有意外,只是传闻中傲气凌人的小少爷能好好配合憋到结束后才开腔,想必是有人约束过。

  “怎么,不敢啊。”

“雷狮,33岁,”他顿一顿,笑了一下,“非要说的话,个人比较喜欢抢来的东西。”


05.

  “最近已经没有人再跟踪我了。”说完少年抬手压低了帽檐,有些犹疑地看向雷狮:“大哥......”

  “嗯?”雷狮停下食指点着桌面的动作,偏过头去看少年。

  “那个安迷修好像知道我们的关系,他是不是他们派来的?”

  “他们应该还没脑残到这么快就暴露出来。“雷狮摇头,伸手拍了拍少年瘦削的肩,”交给大哥。时间不早了,先去上课吧。“

  卡米尔点头,在走出办公室之前,他听到雷狮在身后说:"卡米尔,要是他对你不利,别手软。”


06.

  “不,我们并不认识。”少年的语气有些生硬,“为什么这么问?”

  安迷修揉了揉头发,像是不太好意思似的回答道:“有一次看见老师他好像在等你。”

  少年抬手压低帽沿:”你看错了。“,遮住了他变得冰冷的眼神。


07.

  怎么会看错呢?那锐利的眉峰、见到来人便消弭了烦躁和戾气的神态、唇角勾起的弧度、有着磁性的嗓音、守护者的姿态......

  不会有第二个人了,见过一次就再也没有可能认错。


08.

    “坐。”雷狮抬了抬下巴示意,示意在一旁拘谨站着的安迷修。

  安迷修摇了摇头:“老师,您找我......?”

  “我想让你做我的课代表。”

  “呃,我.....”少年惊讶地抬眼,在与雷狮对视数秒后,就低下头,没了声。

  “理由?”雷狮停了一会儿,见少年拳头握的指骨泛白也没有答话,便开口道:”那这么定吧。“


09.

  异样的熟悉感不是凭空而来。

  少年可以在同伴面前欢脱买傻,可以善良到愚蠢的不计回报的帮助他人。

  雷狮透过百叶窗望着楼下与同伴有说有笑的少年,心想,兴许给他个机会他都能去拯救地球了呢?

  但他对雷狮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很明显。

  少年偶尔不自觉向他看来的眼神,毫无阴霾,纤尘不染,倒像是有仰慕的意思,或许更多,雷狮很自信。

  有意思,可以再多玩一会儿。


10.

  “安迷修,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老师,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涉及。”

  “你认为你该不会?”

  “罚写10遍,下课以后来找我。”


  “安迷修,一会儿来我办公室。”


  “安迷修,......”


  “安迷修,你喜欢我。”


11.

  他33岁,他18岁。

  他们在一起了


  

                  

  

  

  



荣纯小天使,也太可爱了吧!

【整理】叶黄原著梗top50 (文字版)

叶黄侦探事务所:

1.CP:叶修×黄少天


2.之前把这个做成了视频,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主页找找。现在我把文字版放出来。这里的排位与解读全都是个人主观意见!仅代表自己!


50.脱衣服


正面,没有任何攻击铺垫,没有任何心理陷阱,竟然直接就出大招幻影无形剑,简直就像脱光了衣服邀请人推倒一样。


(感谢虫爹!!给我们奠定了攻受哈哈哈哈 少天你给我矜持点啊!!)


49.我们家老头


(懂的自然懂)


48.关于养柯基


叶:有你一个就够吵了,对方是多么想不开还要再买一只狗,屋顶还要吗?


(四舍五入就是有你就够了hhhh大概就是畅想同居生活吧)


47.关于撒娇


你帮我爆个剑呗,这蓝字光剑恶心死了。”黄少天这还给叶修发消息唠叨着。


“我没有法力了。”黄少天说。


君莫笑手伸进口袋后又一抖,扔了些食物饮料还有生命法力药剂到地上。


46.随时随地在pk


“干掉了几个?”黄少天问。


“两个。”


“一样,决胜负吧。”黄少天消息。


“你输了。”叶修说。


“为什么。”黄少天果断不服。


“你药不够。”叶修淡定回应。


“你可要输了。”叶修说。


“什么?”


“我已经杀了11个了。”叶修说。


“我靠我靠,这个还在计算的吗?”黄少天大叫。


(嘴上淡定,老叶心里倒是一直记着嘛)


45.关于秒回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QQ这边,职业选手群里吼了一声:“都谁在?”


“有事?”夜雨声烦问,这一看就是在网游里打副本挺忙的,黄少天都只说两个字了。


(再忙也要回你呀!)


44.你以为你是黄少天啊


“影分身术”


属于比赛中的公众频道,突然跳上来这么一行字,君莫笑攻击如此紧凑,居然还有时间去打字。


……


真是太卑鄙了


观众们很有些坐不住了。居然还报出技能名来干扰对手,你以为你是黄少天吗?


(相处久了,有些地方不自觉地模仿对方吧!)


43.天天的翻脸


“行了吧,现在没事了吧?大家和谐竞争嘛,老叶你可得加油啊!点开榜单好像都看不到你呀!”黄少天说道,目前他的夜雨声烦是榜单第一位,也难得他猖獗一点。 


“我去我去我去!!叶修你开了什么gua了!居然直接就第一了,你把GM给杀掉了吗!!作弊啊,投拆啊,有没有GM管管啊?” 


呵。”叶修回道。


(老叶调戏一把好手,有没发现少天心情好时就老叶老叶地喊,一炸毛就变成了叶修23333)


42.夜雨声烦我倒是认识 黄少天嘛


(行行行,你认识,你了不起)


41.pk梗


pkpkpkpkpkpkpk


单挑啊,竞技场,约你很久了


40.所谓节奏


“不错不错,干得非常不错啊哈哈哈,这是胜利的节奏!”黄少天一边砍一边还在嚷嚷着。


“胜利的节奏吗?”叶修此时突然笑道,“我怎么看不出来啊!”


……


“这个······确实是我不擅长的,可惜你现在也是对手了。”黄少天对于锋说着。


“呵呵,就这还有脸高呼节奏呢!”叶修在此时插了一句。 


(1.老叶太坏了 2.少天情绪有点低落时,老叶这么插一句,他又精神了2333真好)


39.榨菜火腿肠


“给弄点吃啊,宵夜都没吃。”来人说。


“来来,拿包榨菜过去啃吧”叶修扔上来一包榨菜。


“靠啊!”来人一巴掌把榨菜抽回去了。


“火腿肠?”叶修问。


38.打败他的人当然是我拉


“那么能击败他的,会是谁呢?”


“自然是我了。”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着胸脯。


37.滚你们的,叶秋留下


                             by天哥


(天哥威武霸气!!!)


36. 拿夜雨声烦来试试


“哎,对了你和我打一把,我看你这武器有多厉害。”黄少天说。


“就用你这号?”叶修笑。


“我这号怎么了?不和你一样27级,武器是差了点,但凑合吧。”黄少天说。


“我这号可是散人号。”叶修说。


“拿你的夜雨声烦来试试倒是可以,开修正。”叶修说。


(在这里我必须要辟谣了! 我们叶没有拒绝天哥pk的!


不收材料费也不为刺探情况单纯因为天哥“想看看武器有多厉害”就答应他了!更是不怕暴露实力!这么甜!!


可惜天哥怕暴露错失机会啦233333)


35.追问你的退役


“为什么要退役?为什么要退役?”来到前台的黄少天还在不住地追问。


“不退役,难道留在队里当陪练?”叶修问。


“陪练?嘉世这是诚心要逼你走啊。”


34.这是在炫媳妇吗?


“垃圾话有意思吗?”


“有啊,你看黄少天。”


33.训妻


“未到最后一刻,比赛就不算完。”叶修很严肃地训着黄少天,“单挑?那是团队赛该有的比赛方式吗?”


“你……你现在东躲西藏的又算什么方式。”黄少天用很高强的操作,硬是把一句脏话给修成了省略号。


32. 亲密关系


“或者找黄少天让你见识一下他真人有多呱噪?”


                        by想找天哥就能找到的叶哥


(曾经分析过很长的一段,这里老叶找的人真的出了沐沐就是天天了!)


31.说话头晕的天


“我头有点晕。”碰面后黄少天说着。


“话多到把自己给说得大脑缺氧,你真是个人才。”叶修说。


(这人才是你的啊!!)


30.日常打情骂俏


“哪有退!骗子!”叶修大怒。


“你哪有看,你这个骗子!”黄少天也怒。


“我猜的!”叶修说。 


“卑鄙!”黄少天叫。


29.还是日常打情骂俏


“我怕你不好意思。”叶修说。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好意思?”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


“你好意思就行。”


28.称呼


“谁啊这是?”苏沐橙问道。


少天。”叶修说。


“靠靠靠靠是我,少天。”黄少天郁闷。


(双箭头达成!!)


27.在呢


“那谁你别跑!”


“在呢。”


26.挖墙角,听话的天


“废话这么多呢,他在不在?”叶修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在拜托别人


“切,就让你死了这条心,你等着。”黄少天叫道,不大会,他向叶修发起了个邀请,再一看,这家伙弄了一个讨论组,宋晓加进来了,但他也要蹲在一边围观


(太亲密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25.还是听话的天


“哼,怎么会。”黄少天冷笑道,“刚刚他还在QQ上问我在哪,他肯定就在这边,只是藏起来了而已。”


“哦,我懂了。”卢瀚文点点头,“就算他本来不在,但你回答了他你在哪以后,他想必也已经要来了。”


“嗯?”黄少天怔了怔,这个逻辑,听起来怎么有点不太对劲呢?”


(天哥你看小卢都看不下去了!!!)


24.向你炫耀


“我爆到了我爆到了我爆到了……”黄少天这边正朝叶修吆喝呢


“哈哈哈哈,张新杰不给力啊!看到我那精彩的一剑了没有?他以为那样就能限制住我了,我不得不说,他太天真了。”


黄少天一看对面人退了,迫不及待开始唠叨,和系统抢着说话。


嗯,还不错。”叶修说。


“还不错?靠,我告诉你,刚才那个的时候,能做到那一点的人,不会超过十个。”黄少天说。


“我应该是十个之一吧?”叶修问。


那当然。”黄少天说。


“那我就不理解你向我炫耀个什么劲了。”叶修说。


(老叶,天哥想让你夸夸他嘛!!)


(并且那句那当然,也非常体现少天叶吹本色了。)


23.夜雨声烦被踢出群 


系统消息:夜雨声烦被管理员踢出了荣耀职业选手群。


“叶修,你大爷!!”


“今天就先放你一马。”


22.砍树


“不如学学黄少天,把这些树都砍了?”叶修又说道。


(日常惦记你天哥的老叶)


21.这个家伙进步了


“啧啧,这家伙又进步了啊!”看着转播的叶修感慨


(也算是一路看着你成长了吧)


20.夜雨声烦&君莫笑


对时机的把握,对地形的利用。对技能的操作,无一不是巅峰。


这就是荣耀最顶尖的高手。


而这一场,就是荣耀两个最顶尖选手的对决


“怎么样,这种感觉不赖吧?”


(为我君夜疯狂打call)


19.一路支持


“太爽了,怎么弄出来的啊,啊?”


“叶修快到极限了……”黄少天神色凝重地说着。


“三个人都搞不定,还打个屁啊!”黄少天叫。


“唉!”黄少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一挑四!”黄少天的兴奋比较外露。


“叶修这家伙能不能有点出息,打我们时候的精神哪儿去了!”


(心偏到没边儿了!)


18.是你的召唤兽


“先帮我打一场。”叶修说。


“靠靠靠!!我是找你PK来了,你以为我是召唤兽啊!”黄少天骂。


很快的。”叶修说。


没武器!”黄少天叫道


“你找包子入侵,他正买武器呢,让他帮你也买一把。”叶修消息到。黄少天的流木现在才是27级,只能用25级武器,比30级武器倒是要便宜不少。


“包子兄弟……”黄少天于是就联系包子入侵去了


(马上就听话去联系包子了……)


17.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你武器怎么回事?”


“自制,千机伞。”叶修说。


“你做的?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少天问。


“很久以前了。你还在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叶修说。


“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啊。”黄少天焦虑。


16.抓小手


“要爱护花草树木哦!”叶修一手抓着黄少天的手,另一手拍着他的手背亲切交谈。


15.关于维护


“神经,那也不用退役啊。再说你们的比赛我都有看,明显是队伍有矛盾,你被孤立了。就是刘皓在搞的鬼吧?那家伙狼顾之相,一看就心术不正,你太大意了。”黄少天说。


“没叫你,找叶秋呢!”黄少天说。


“叶秋?他都退役了还在这群啊?”孙翔问。


“低调。”黄少天说,“小心群主把你踢出去。”


“我来还没见过群主呢!”孙翔说。


“当然,群主也是退役的,照你的说法,他不该在。”黄少天说。


14.关于组战队


正惆怅呢黄少天的流木却是又凑近了叶修的君莫笑几分,声音压得比较低地说道:“我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了?”叶修问。


你再回联盟,会自己拉上一队人吧。”


13.看到boss就想到你


叶修说完继续观看战局。此时却是不由想到了黄少天如果那个家伙在的话,此时要做的事倒十足是那家伙的强项。把握机会,一击必杀。


(为什么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太有恋爱气氛了吧!)


12.关于pk


“呵呵,你就等着我回来虐你吧。”叶修说。


“靠,太嚣张了吧?”黄少天叫道。


“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叶修问。


(众所周知,两位几乎都是守擂大神,比赛根本没啥机会真正单挑吧?所以这里的单挑、还有计算战绩的……emmmm……你们懂)


11.期待你的表现。


“期待你的表现!”眼瞅着蓝雨战队这都要走了,叶修还冲着那边喊了一嗓子。黄少天飞快转身,飞快朝他比了一个中指。


(联赛里叶黄的最后一场比赛,心照不宣,我们都懂。 重点是【你】)


10.私人恩怨,单挑!


“都别动!私人恩怨,单挑!!”黄少天突然吼道。


“好!”叶修操作着君莫笑,朝前迈了一步。


(两位大大,这里是全明星!是团队赛!!收敛点啊啊啊!)


9.空知林


两个职业圈里顶尖级别的大神。


两个荣耀中站在最顶端的男人。


此时此刻对一群普通玩家进行猎杀。


8.我们现在可是敌人


 


“我次奥你烦不烦啊!”


大家正疑惑呢,黄少天终于爆发了。


“谁想和你说话啊?我们现在可是敌人,敌人!懂吗?”


(现在是敌人,所以不跟你说话,那么之前是什么?所以才喜欢跟你说话吗? 划重点,【现在】)


7.看到是你才特意多说说啊


 


“怎么不说话?看到是你才特意多说说啊,你怎么回事,被禁言了还是已经惧怕到无语哽咽了?”还是叶修在说。


……


“唔,这才对嘛,你不嚷几句这比赛整个气氛都不对了。”


(人家不说话了你还撩,看到【是你】才特意多说说的哟!天哥不说话老叶都不习惯呢 打比赛都要气氛!)


6.季后赛一路跟场


“我要一直跟着去看,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


(但事实是……配合19食用 天天你打脸不??)


5.夺冠吧。


“夺冠吧!”黄少天接着走上来,握手,很严肃地说着。


“不然你以为我是干嘛来了?”叶修说。


4.那么多人里,我听出你的声音。


“老叶你在哪快出来我听出来是你的声音了!”蓝雨这边一个剑客越众站出来,手舞剑花各种潇洒犀利。


(原著说过张副都听不出来呢,而且为什么听到老叶的声音你那么兴奋啊!!这里真的太有气氛了)


3.这不是有你吗?


“你倒是很有自信啊这么有把握一定能再超过他的记录?”黄少天说。


“这不是有你吗?”


“你怎么知道……”黄少天话说了一半,自己就停住了。


“呵呵,联赛赛程在半年前开赛时就全拟定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今天你会过来?”叶修说。


“靠,居然早早就盘算着要我来打下手。”黄少天说。


(嗯,有你。就好。)


2.还等什么,拼了!


“还等什么,拼了!!!”有人按奈不住跳起来了,赫然是蓝雨的黄少天。而他所指的是谁,大家也都清楚。这个时候,场上还能拼起来的,也就是叶修了


(所有人都不敢信他的时候,唯独他为他打Call,而下一秒……他似乎听见了,心电感应般开始创造奇迹!)


强上!


只有这一种选择了。


叶修,能在角色生命还有百分之二十多的时候创造奇迹吗?


上!


叶修出手了,一直没有找到空当的君莫笑,忽然就从掩体后冲出


1.一定要回来。


“啊……今晚的天气真不错啊。”黄少天的目光转向了网吧门外那漆黑不见的夜色。


呆呆地望了半晌后,黄少天的目光转回,神情郑重:“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叶修说。


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这是最初戳动我的地方,没法形容)




*因为是之前排的,只是简陋记一下自己喜欢叶黄的糖,还有很多没有放进去23333


附上两个我喜欢的糖,一个是老叶那句【算了,算我输了】还有【第二赛季少天因为看了老叶的比赛,而受到了启发,从此脱离了网游带来的惰气,真正朝职业选手出发】这两个糖,事务所之前都有分析,大家可以看看!!


最后嚎一句:叶黄世界第一甜!!!

从称呼里看原著叶黄的关系

叶黄侦探事务所:

好久不见叶黄侦探事务所再次出动!这次带来的是从称呼中看原著叶黄的关系。其实本来是和 @Soleil@骑鲸闲客  两位太太研究全职手游剧情的,结果不知道咋的就拐到了称呼的话题上,聊开了之后感觉又是一颗糖啊!话不多说,我们开始。


首先,既然说到称呼的问题,那么我们就要先理一下原著中众人对其他人的称呼。这是个大工程,不过好在好久之前有姑娘已经理过了,具体请看这个链接 :http://cangcangcang.lofter.com/post/1bd280_1432d48


这个整理可以说是非常细致完整了,我们先从叶修这边说起。叶修称呼别人,一般都是小/老+姓[小唐,小乔,小肖,老魏,老韩,老林等等],或者叫全名[张新杰,莫凡,安文逸等等]。


然后感受一下,我们分开说,[小+姓]这种叫法,总有一种上下级间刻意拉近关系的感觉,就像职场上,你的上司叫你的感觉对吧,虽然是个昵称 但是总会莫名的给人紧张感。


然后[老+姓]这个叫法呢,我感觉比前一个稍微亲密点,但是是作为兄弟的那种亲密。就像会和你一起拼酒,撸串,一起经过时光考验的那种,够亲密,但是不是爱情的那种亲密。对这种人,是兄弟,不是爱人,会找他当树洞,但不会以爱情的角度爱上他。


老叶叫人还有一种,就是[直接去掉姓称呼],比如[少天,沐橙,沐秋]等等。


[直接去掉姓]这种称呼对比前两种真的很亲密了,这种叫法,一般都是家里人先开始的,当有人能用你家里人称呼你的方法叫你,那你们的关系真的是很亲密了,而且和上面那个[老+姓]的方法不一样,这个亲密,是有点暧昧成分的,因为那是家里人才对你的称呼啊。能用这个称呼,至少已经说明这个人被划为[自己人]了。


那么现在我们来看看老叶都用[省掉姓,直接叫名字]的方法叫过谁。统计下来真的很少,只有:少天,沐橙,沐秋,文州。


沐橙,沐秋不用解释,那是自家人。那么少天呢?少天也是这个待遇是不是可以说他们的关系很好了?我觉得是的。原因也来自于一个称呼,


原著1000多章,多家公会一起出现抢boss的时候,天天能在那么大一群人里听出老叶的声音,相比之下,新杰就完全没听出来。那时候天天对老叶说过[那谁,别跑],一个[那谁]的称呼,老叶居然能秒反应过来是叫他,这么一个模糊的称呼能瞬间反应出是在和自己说话,这绝对是真爱了吧。所以说,少天是因为和老叶关系好才被老叶叫[少天],这个结论没问题。


那么为了证明少天对老叶的特殊性,我们就还要分析另外两个问题 一个是[同样被叫[文州]的喻队和老叶的关系],另一个是[为什么[少天]这个称呼,原著里老叶只用过一次]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吧,喻队跟老叶熟,也是因为少天,他可能经常去问老叶要人。还记得喻队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嘛?那时候喻队在分析埋骨之地的记录,分析出君莫笑就是老叶,流木就是少天之后,喻队说[我们打嘉世的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出去了?][你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第八赛季全明星赛,喻队,少天做观众,喻队有问少天[叶秋有没有来],[他不用手机的对吧]。为什么关于老叶的消息喻队都要问少天?因为他知道少天和老叶关系好啊。


那么他又为什么会知道少天和老叶关系好?按理说老叶,少天赛场上一直在怼,场下的关系又属于少天个人的私生活,文州怎么会知道?只能是因为他在场下经历过某些证明叶黄关系好的事。而且应该还不少,因为文州作为四大心脏之一,看事情应该还是比较谨慎的,这样的人不会因为一件事,就去判定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文州还是知道叶黄关系很好,说明他见证过的叶黄的交往事件肯定不会少。也正是这些事件让老叶和作为见证者的文州熟了起来。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原著中,[少天]这个称呼,老叶只用过一次]我想这是因为,这是老叶对内,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用的称呼。


老叶唯一一次叫[少天]就是在埋骨之地,沐橙问起来的时候。那时候周围都有谁呢?:沐橙,少天自己,当时还是网吧小妹的小唐,天然脑回路清奇的,当时还是容易小白的包子。


小唐和包子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黄少天]这个人是谁 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所以说了也没关系,换句话说,当时除了老叶,和少天,在场的只有沐橙这一个绝对的自己人。


然后我们再看看其他老叶叫[黄少天]的情况。老叶对蓝河说[夜雨声烦我倒是认识,黄少天嘛],对大眼说[有意思啊,你看看黄少天]等等,可以发现,老叶称呼[黄少天的时候],在场的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个或者多个认识少天的[外人]存在。原著全文里只有埋骨之地的时候全场认识少天的只有一个沐橙这个[自己人],而只有那时候老叶用了[少天]这个称呼,基本可以说明,[少天]这个称呼是老叶对内用的。于公于私的两面派,想想其实也对很甜了。


理完老叶对少天的称呼,我们再来看看少天对老叶的称呼。少天对老叶的称呼一般有两个一个[老叶],一个[叶修]。老叶一般是私底下,或者qq上用的比较多,叶修就多见于公共场合了。


那么为什么说这个称呼很甜呢?首先我们来整理一下叫叶修老叶的都有谁,[少天,乐乐,老魏]就这三个,整个原著,就这三个。而期中少天又是最特别的一个,因为其他两个都可以说是荣耀的古早选手了。老魏,第一赛季的,乐乐,第二赛季的。那时候,老叶斗神的名号还没有很响,所以这个称呼可以理解。


这样一看少天就更特别了,少天是黄金一代,他出道的时候,老叶已经是斗神了,跟他同期的,除了沐橙,基本都会叫老叶[叶神],只有少天叫[老叶]。为什么啊,一个是因为他们认识的早,在[少天还在抢boss的时候就认识了],还有一个就是少天的性格问题,他的性格比较活,不是那种很看重辈分的。当然还有一堆,就是少天和老叶关系好。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从[苏妹子,魏老大]这种称呼来看,少天是会给别人取昵称的,那天为什么没有特别特别给老叶取一个,而是和老魏,乐乐一样叫了[老叶]呢?


我觉得吧,这个一个是因为老叶的名字不好取昵称。[叶修]这个名字,如果要取的话,首先[叶哥],[修哥]这种听起来稍微正常的,以少天不讲究辈分的性格应该是直接pass的,然后剩下的就只有[叶叶],[修修]这种听起来极端羞耻的了。少天也不可能取,所以算下来叫的最顺口的就是[老叶]了。


而且,少天的[老叶]虽然不算非常特别,但是是他所有称呼里最亲密,最甜的。对其他人,对大多数人,少天是叫全名的,比如[张新杰,王杰希]之类的,对文州,少天叫[队长],对作为后辈的卢瀚文,少天叫[小卢,瀚文],对沐橙,少天叫[苏妹子],对作为伯乐的老魏,少天叫[魏老大]。全名和文州的[队长]先不说,小卢和老魏的称呼都带点阶级感,亲切里带点阶级的尊敬。就好像一个上司对下属,下属对上司一样。沐橙的[苏妹子]把熟悉和礼貌的平衡点抓的刚刚好,亲昵,但是不会过分亲昵,还是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相比之下,作为小老叶三年的后辈,却还是把老叶叫[老叶],少天的这个称呼真的很亲了。明明其实和老魏一样也是前辈,却没有对老魏的那种距离阶级感,没有对沐橙的[苏妹子]的那种礼貌的疏离,如果在公众场合叫出来,也不会让人听着很尴尬,够亲昵,,但不是过分到让人尴尬的亲昵,没有羞耻感,一切都刚刚好,真的很甜了。


还有一点,是少天对自己的称呼。埋骨之地后少天去帮老叶刷副本的事被文州发现,少天去找老叶通风报信,老叶问他是谁的时候,少天的回答是[是我,少天]。少天居然对老叶用昵称称呼自己。他们是该有多熟少天才会这么用,用昵称称呼自己,如果不是关系非常好还真用不出来,因为这么叫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莫名的羞耻感,我对我家长,对一般朋友都不这么用,可见他们的关系到底是有多好。


说了那么多, 总之就一句,今天的叶黄也超级甜!


11月18日由 @明月无限-有幸遇到你,我最爱的你 太太补充————————————


话说,全文老叶没有正面称呼“少天”这个事实,我搜索完的时候震惊了……老叶唯一叫过那次是对沐橙说的啊。然后想起我爸我妈在家从来都是“哎……我说——”没互相叫过名字,只有对别人提起来才会互相称呼“XX”(不带姓的昵称)。我没眼看了……这种不用叫名字你也知道我是和你说话的亲密。

【叶黄】【胡乱分析】此夕我心君知之

叶黄侦探事务所:

给侦探所松土!


预警:不科学理解!可能非常CP脑!非传统分析格式!个人脑补和抒情成分严重!要是有用词不当都是无心之失,别喷,写的人胆子真的小……


 




————




“相识满天下,知己能几人?”


——这个角度在脑子里冒出来其实很突然,或许是因为深夜是人最容易感觉孤独的时候,连聊天的话题也往这样的话题上靠。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两个普普通通的女青(YE)年(CHUI)在进行了一番对自身的感慨之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就把这样的话题引到了他的身上。


叶修是否也会这样呢?那一颗似乎总是释然得最快的心,是否也会在夜深无人的时候,发出和我们同样的感叹?


朋友说会,因为他也只是个普通人


而我觉得难,因为他还是个强大的普通人


叶修毫无疑问是个强者。这份强大诚然属于他的职业领域,也自然属于他的人格。


一方面在于他的个人品质,诸如坚定不移的信念与细腻入微的温柔这一类,在这里就不多提及了,如果要细说的话,恐怕要把话题偏到吹叶上面去。


而另一方面在于他的睿智,主要指“眼力”方面,简而言之就是情商高,因此他对于许多人或事看的都非常通透,能够看清人的性格,也能理解他人的立场。这里个人认为比较清晰的事例是全明星赛他对王杰希、高英杰这一场比赛的看法,而人例则是唐柔妹子(当然应该还有其他的地方)。


一个人能够看清楚的越多,想法就藏得越深,他本人就越难被看清楚。


于是我所感慨的“难”就出现了。


叶修看懂的人也许不少,那么能看懂他的又有谁呢?


 


我想,黄少天也许可以算一个。


作为一个本质CP粉,这是我第一个想到的片段。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叶修感慨,职业联盟的圈子就是这样的残酷。任何一个实力下降者,随时都有可能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曾经熟悉的名字,一个又一个地从这个圈子里消失,取而代入的是一张张新鲜朝气的面孔。周泽楷、孙翔,还有这个唐昊……这都是新生一代中的佼佼者,在展示过自己的才华后,开始相继登上最华丽的舞台成为主角。


等自己再回去,还会遇到多少自己熟悉的家伙呢?叶修情不自禁地想着。


正惆怅呢黄少天的流木却是又凑近了叶修的君莫笑几分,声音压得比较低地说道:“我看出来了。”





黄少天说,他看出来了,他看出来的是什么呢?


 



“看出什么了?”叶修问。


“你再回联盟,会自己拉上一队人吧。”黄少天说道,“苏沐橙就不用说了,刚好合同到期。那个妹子,还有那个包子,都是很有潜力的。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为什么要在新区玩了。新区机会多,利益也多啊就连人才也是。除了新区,哪里还会有更多的这种新鲜血液待发现呢?换了老区,哪怕是刚一年的第九区,这样的新人恐怕也早被各大公会发现,被职业战队注意到了。现在倒好,第十区这边全都被你抢了先了啊。”



 


黄少天的话中完全没有“可能”“大概”这样带有猜测性的词汇,一上来就是“我明白如何如何”“你会怎么怎么样”,并且一本正经地分析起了“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做出这个判断并对其进行下一步说明的时候,心里怀有十足的底气和自信。


 



“现在是这样,等你重返联盟的时候,谁又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现在有这么多优秀的新人就在你的身边,你会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吗?”黄少天说。


叶修沉默了。



 


他觉得,叶修就是会如他说的这样做。  


然而这时候的叶修在想什么呢?


 



把这些人聚在一起,组一个战队……
黄少天说的没错,这样的念头,叶修不会从没想过。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叶修很清楚想让这成为现实,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事实是,他心里只是有个模糊的“念头”,但正如他自己说的“只是想想而已”。至于黄少天所指出的他的一系列行动,一半是巧合(对于小唐和包子),一半是主动(对于罗辑),而:


 



对于新人,叶修从来都是不吝赐教的。



 


这更像是他下意识地跟着感觉走,实际上,带一支新人队伍回归的想法,并没有完全成型。直到黄少天点出,他才又“认真慎重地梳理了一下”。


 



黄少天叽叽歪歪的一席话,倒是让叶修对这个问题又认真慎重的梳理了一下
带着一支新人队回联盟,那还真是长江后浪去推前浪了啊。 



 


从这一段大致能总结两点。


第一,在自己仅有一个念头的情况下,叶修并未否定黄少天这一番有关自己目的与行动的具体解释,甚至还基于对方的意见,又重新开始琢磨这个问题。就这一角度上而言,黄少天的一席话,像是将他内心深处潜意识里,一直存在的某个想法重新又引了出来。


所以,黄少天自己所说的“看出来了”,也确实是真的“看出来了”。


而且这一种“看出”,甚至还带有一种神奇的“预知”感。带领新人队回归这件事就像一部叙事曲,而在这个时间点上,在叶修“只是想想”的情况下,一切都还什么都没发生,仅仅有了一个引子。


但黄少天恰恰在这个时候,就看明白了个大概,甚至还反过来,让叶修重新将这样一个方向又考虑了一遍。


其次,黄少天对自己所看出来的东西,怀有足够的把握,用词上连一些其他可能性的余地都不留,直接地就个人看法给出了结论——简而言之,他相信自己能够看出“叶修在想什么”


而这两条放在一起,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果:


如他自己所说,黄少天“看出了”叶修的想法,或者,由我莽撞地下另一个结论——就这一方面而言,他了解叶修、能看懂叶修,而且更关键的是,他对这一事实还有着非常深厚的自信。


 


如开头所言,“了解”和“看懂”叶修并不容易。作为一位强大的荣耀职业选手,叶修首先在技术、战术以及思路上就难以捉摸。但是就这一点上来说,“了解”也不是毫无可能性。联盟中的高手不少,以这一类人的眼力判断再加上多次赛场相遇的经验积累,足够在赛场上“看懂”他。


但是我看来,黄少天的这一份“懂”,并不仅是只作为对手视角的对叶修技术战术层级的“了解”。


黄少天知道叶修潜意识里想要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


或许从这另外一段中,这一点会体现得更加深刻。


 



从赛事初起,他们就没有停止过讨论分析。可是这一刻,如此清晰的形势下,却没有人出言做出判断。因为不忍。同为职业选手,他们没有办法在对方还在场上拼命努力的时候,就此妄言对方的失败。哪怕对方的努力看起来是这样的笨拙,哪怕对方的拼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希望。


    “还等什么,拼了!!!”有人按奈不住跳起来了,赫然是蓝雨的黄少天。而他所指的是信,大家也都清楚。这个时候,场上还能拼起来的,也就是叶修了。


强上!


只有这一种选择了。


叶修,能在角色生命还有百分之二十多的时候创造奇迹吗?


上!


叶修出手了,一直没有找到空当的君莫笑,忽然就从掩体后冲出。



 


在观看这一场比赛的职业大神不少,黄少天也是其中的一员。而他们毫无疑问地,都能够对赛场上的形势作出足够准确的判断,也对赛场上的叶修有着足够的“了解”。


但是在这样一个关头,有,且仅有黄少天一个人,“按捺不住地跳起来”,冲着那个还在努力的人,大喊一声:“拼了!”


《解读黄少天对叶修的粗箭头(第十赛季下)》中所解说的,他早已不是盲目热血的新人,他是黄金一代的剑圣,他怎么会不知道场上的局势呢?


但黄少天依旧成为了唯一一个喊出这番话的人——他能做到这个地步,是基于他所看懂的叶修、他所了解的叶修,不仅仅是赛场上的样子。他对叶修的了解已经超越了对手层面,以至于更深层次地渗透到了叶修这个人本身上。


他知道叶修的想法,知道叶修的目标,知道叶修所追求和渴望的到底是什么,更了解这样一个人从不会轻易放弃,于是他如此笃定地相信,叶修会为这一个奇迹拼一把。


而事实证明,他想的是对的。


于是在那一刻,这一个画面显得格外动人。


在偌大的观众席上,那唯一的一个孤独的呼声,即便不为操作者所闻,却仍与屏幕上那个角色的行动遥相呼应,仿佛在寂静的世界里,一个人在沉默着不断前行,却忽然出现另一个人,将他内心某一点最坚定又最不为人所知的心愿,响亮地宣之于众——这个人的声音和那个人的执着前行,恰是两个灵魂最不可思议,又最令人动容的共鸣。


 


能够对某一个人做到这一种层面的“懂”本就困难,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叶修。


志同道合、拥有相对契合的价值观,相似的奋斗目标和同一层级的眼界当然是其中的基础,黄少天毫无疑问地满足这样一个首要条件。他与叶修虽然性格表现不同,灵魂内核却高度重合:如原作所说,他们是站在荣耀巅峰的两个男人,也是对自己的事业怀有纯粹热情的两个追梦者。


然而,对于叶修,黄少天能做到的不仅仅是这样。


想要脱开对手层面了解叶修,有了“做到”的能力还不够,还要有“看到”的基础。


他与叶修并非队友关系,也并非叶修最早结识的一批人,但是他与叶修之间却有一种独特的亲近感。


他总能得到机会,看到叶修究竟在干什么。


关于叶修退役的去向,对外是一个谜团,嘉世的说法是“独自离开”,他的老对手们,也似乎都对此不清楚。


但是对黄少天,叶修并没有隐瞒,甚至还在这样可以说是“落魄”的境地里,选择和他直接见面。


 



叶修继续守着前台,没进游戏,似乎在等着什么。半晌后,那个身穿连帽衫的可疑份子又在网吧门外徘徊了起来,直至看到前台的叶修,叶修朝他点了点头后,才松了口气似地走了进来。但依然是警戒非常,窝着衣服把头藏得深深地,鬼头鬼脑地到了前台。


  “你自己啊?”叶修问着。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来人说。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叶修说。


  “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多危险,我可不像你,我粉丝是很多的。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还好我跑得快。”来人说。



 


此后,还向他解释了自己退役的原因。


 



“那你何必要退役?账号随便找个人练上去,武器交给俱乐部去弄,不是更快?想不通,这里我想不通,你干嘛退役?”黄少天问。
  “你可以理解为‘战队成绩不佳,队长引咎辞职’。”叶修说。
  “神经,那也不用退役啊。再说你们的比赛我都有看,明显是队伍有矛盾,你被孤立了。就是刘皓在搞的鬼吧?那家伙狼顾之相,一看就心术不正,你太大意了。”黄少天说。



 


黄少天是联盟里,除去苏沐橙之外,第一个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的人,而且这个真相甚至并不是自己猜出来的,而是叶修直接明明白白地展示给他看的。


知己是什么呢?有一种理解是,在这个人面前,你可以大胆暴露你除去光芒的另一部分。


而在黄少天面前,叶修可以不再是那个强大的“斗神”,而只是一个普通的、需要帮助的朋友。


叶修给予了黄少天的这一份信任,相当独特又难得可贵。


这一份信任,应该就是黄少天对自己能明白叶修想法满满自信的来源。


而他们俩的这种亲近,似乎也被众人默认了。


蓝雨队长喻文州对此的态度非常值得玩味,他似乎习以为常到养成了“有关叶秋的问题可以先问黄少天”的习惯。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一次还不够,还有第二次。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我哪知道啊!”黄少天说着,头也转了,却是望向了嘉世那边,冲着某个漂亮的姑娘,右手扣了两个手指塞嘴里很是无赖地打了两个口哨。



 


可见,在喻文州眼里,黄少天是最有可能联系上叶修并知道叶修的去向的人。


而苏沐橙,这个与叶修最有交情的女孩子,则喜欢在叶修面前开黄少天的玩笑。


 



“然后他当然很惊奇啊,我就告诉他其实我就是苏沐橙啊!”苏沐橙说。


“然后他就信了?”叶修问。


“当然没有,然后我就给了他个电话,我说不信你打这个电话去问。”苏沐橙说。


“你把谁的电话给他了?”


 “黄少天的,他不是喜欢说话吗,这样的机会当然要给他了。”苏沐橙说。


“喂……”叶修汗了一下。电话毕竟是隐私,尤其是黄少天这样的大神,电话随便曝出来可有点过分了。


开玩笑的啦!和他视频了一下,这不就行了。”苏沐橙说。



 


由喻、苏两人的态度推而广之,我再次大胆莽撞地给出一个猜测:或许在圈内人的眼中,黄少天与叶修这样一份亲近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实。


叶修这个人,其实会给人一点距离感,虽然不是不可亲近,但是能做到“攻略”他,从在对手的层面“了解”他,走到真正“了解”他、“懂”他,需要一份足够让他给出“特权”的亲密和信任,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时间日积月累地慢慢磨。


职业选手里,其实不乏脑子聪明的,不缺眼光犀利的,也有性格活泼的,叶修和大家相处得都很好。选手们当中当然也有与叶修结识得更早的人,与叶修同队奋斗的队友,但能到黄少天这样地步的有几人呢?


黄少天出现在那个时间点,那个嘉世王朝巅峰的斗神最备受瞩目与崇拜的时候。他与众人一起看见那个强大的叶修。


但他还能出现在另一个时间点,那个斗神被驱逐又坠落凡尘的时候。他能更近的看见叶修的另外一面。


用ID释义来总结这一点竟然颇为适宜。
黄少天之于叶修,既是“洒叶雨声繁”,是赛场上与“叶”碰撞的夜雨。


但又是“随流木叶红”,夜雨落地汇为流水,稳稳地接住飘飞的落叶。


 


写到这里已经快到结尾,忍不住再次引出番外《王朝与少年》里这样一段。





“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一叶之秋,竟然还是被对手低估。”喻文州说道。


“因为不够了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张新杰看着场上冲向胜利的一叶之秋,若有所思地说着。


“那么能击败他的,会是谁呢?”喻文州笑着。


“自然是我了。”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着胸脯。



 


张新杰说,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通常的理解来说,这里的“了解”指的自然是荣耀职业位面上的“了解”,但是如果将这个“了解”转化为另一个层面的含义,那么与下面这一段形成的呼应就显得更加奇妙了。


 



黄少天的垃圾话,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但事实上,他却是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这样。他最终的处理很成熟,很冷静。他成功抑制住了冲动,而这,就是这位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真正刺客杀手的坚忍。


  连叶修都忍不住要为他叫好。


  这个时候,四平八稳的处理,远比急不可耐地抢夺局面要可靠得多。自己机关算尽抢出的局面,就被这家伙这样平平稳稳地慢慢消化掉了。


“本来是想打掉你至少四分之一的,算了,算我输吧!”叶修在频道里叹息着。


  “什么叫算你输!本来就是你输好吗!”黄少天在频道里呲牙咧嘴,张扬地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冷静,但是此时,银武冰雨已经刺穿了君莫笑的心脏,给予了君莫笑最终致命的一击。



 


叶修在之前打掉两人那么出色的发挥之下,自己暗自定了一条论胜负的线,然后自己承认“算我输”,这样的感觉既是微妙,细品之下又觉得动人。


像是只属于两人之间的输赢,其中无疑包含了叶修对黄少天真心的认可。但是联系番外来看,“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而黄少天胜了叶修这一场,包含了他对叶修的“了解”;而叶修的一句“认输”,也像是间接认同了这一份真正的懂得


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我想,自认败给“了解自己的人”,大抵也是差不多的感动了吧。


 


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对相知之人作出如下一番定义。


 


“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


 


恩德相结,即不计回报,倾力相助。


腹心相照,即真心相见,坦诚相待。


声气相求,即志同道合,心意相通。


我想,基于以上所援引的原作的片段,这三条,他们算是全中了。






是知己,是知心,是知音


 


 


————




有关标题:白居易《与元微之书》: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


 


 



推荐: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

                                                                                ——《北京东路的日子》

                                                                                          2018.2.18

『912』十段练笔

10.

  子弹好像是被打进了肺里,仅仅一瞬就开始喘不上气。

  我看到Nine跑了过来,他脸上的那种表情我很久都没再见过了,类似于...惊慌吗?

  又一声枪响,不是我。

  Nine倒下去了,身体颤抖着。直升机的转桨声太大,我听不清他有没有叫我。

  真糟糕啊,那家伙可不是我,他挨不了疼的。

  警察大叔和理沙叫喊着让直升飞机上的人停手,真是烂好人啊。

  没什么可在意的,从计划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没有退路。我现在只想再看一眼Nine。看他死没死。

  用手按在子弹穿过的地方止血向他倒下的地方爬过去。

  左腿突然剧痛,无所谓了。

  我已经到他身边了。

  他胸前偏左的地方很快的晕开了大片的深红色。以前无数个夜晚让我从失眠转至安稳的那个地方正在向外汩汩地流出鲜血。谈不上快慢,只是和我胸前的可能有点像。或者有个词是那样讲的——“相得益彰”

  Nine望向我,我笑了笑,咽下嘴里的血沫:“开枪的那个家伙技术有够糟的。”

  喂,Nine。

  你疼吗?

  没力气了,周围的一切都有点朦胧,但好像没那么疼了,我听见理沙带着哭腔的声音说“Twelve,坚持住,你会没事的。Twelve,我们去......”

  什么也听不清了反而分不出究竟是太吵还是寂静,理沙的哭声也逐渐模糊,好像成了直升飞机的转桨声,又像是我和Nine一起看着电视上报道我们装下的炸弹爆炸时的轰鸣声,又或是那年我们一起逃离那个地方的时候警卫远远的谩骂声,最后成了最初的最初,我向那个缩在墙角的黑发孩子问他的编号时,与我对视的黑色双眸,然后是冷清的声线——“Nine。”




记住我们,曾经活着(live)。

『912』十段练笔

06.

  代号是可以被随意替代的存在,是无意义且冷冰冰的数字。

  所以九重新和久见冬二这两个名字多好啊。

  即使别人不理解也没有关系。

  闭上眼睛,让这两个名字在喉舌间滑动。

  “九重新”和“久见冬二”

  或许是随意挑的、或许是用心选的。

  “新生”与“不散”

  卑微的期待,和浅浅的温柔。

07.

  躁动的天气与刺耳的蝉鸣。

  九重新和久见冬二最讨厌的夏天。

  两个人瘫在沙发上,呼呼吹动的风扇都救不了他们。久见冬二翻了两个滚,靠到九重新身上:“好热。”

  “热还贴过来。”九重新面无表情地嫌弃。可虽然这么说,却也没什么动作。

  “好像赶快到冬天啊。”

  两个人这样想。

08.

  久见冬二血管里骨髓中充斥的全是反叛。

  理沙也算是久见冬二对九重新的背叛。

  可他又是乖巧的。

  毕竟到最后,他也没有真正离开过九重新。

  我们结伴逃离,一同受伤,相互扶持,一起磕磕绊绊地长大。

  ——并终将比肩长眠。

09.

  久见冬二在睡梦中无声地挣扎,醒来时头痛欲裂,一身冷汗。

  屋里盈着月光,他向下看去,九重新就站在窗前。

  “啊,果然。”

  月光的冷清中,九重新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安静。

  这一切全部映入久见冬二的眼里。

  一颗心忽然就安定了。